底细

生活若如此容易,终会不实感,空气中的压强徒增不少。

单身久了,渐渐养成了不轻易打扰别人的习惯。当准备进入一段恋情时,人总是变得克制,生怕过多的打扰会扯断那根微弱的线,结果变成我怎么不在乎你。我一开始会幻想很多东西,但是另一个我都一一敲碎了。

思念是一场自导自演的哑剧。千言万语到了喉咙又咽回去,举到半空的双手奋力向下甩去。

每一个没有发出的“早安”都消失在空气中,你永远不知道我多想你。如果要按套路才能建立吸引,我想得到你之前,我就疯了。

如果爱情只是靠说说而已,那哑巴怎么办?

一份事业,一家老小,三两朋友!


犹如伸向天空的鹿角


生查子

短焰剔残花,夜久边声寂。

倦舞却闻鸡,暗觉青绫湿。

天水接冥濛,一角西南白。

欲度浣花溪,远梦轻无力。


6月28日,从大城游玩回来,顺道在吕么曼kei吃晚餐。站在走廊上,看着窗外一群鸟儿在屋顶盘旋。静静看了许久。